涉及到ATM机监守自盗案高发

经济咨询 浏览(1686)

近些年,涉及到ATM机的监守自盗案子经常发生。前不久,我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离奇案件,被告人原系建设银行陕西渭南支行ATM管理处加钞员,运用职位便捷,2次从ATM里盗取现钱198.11万余元。

盗得现钱后,被告人还将60多万元埋在一个旅游景区的树底下,并通告其老婆取走钱,剩下货款被告人随身带放纵。

被公安部门抓捕后,被告人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判刑期五年六个月。

银行职员窃取ATM机198万余元

前不久,我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一起金融机构加钞员侵吞ATM现钱的案子。被告人姬某军,男,1975年出世,原系建设银行渭南市支行ATM管理处加钞员。

延安市临渭区检察院以渭临检一部刑诉[2020]21号民事起诉书控告被告人姬晓军犯职务侵占罪,于今年四月八号向延安市临渭区人民检察院另案处理。临渭人民法院审理后,依规构成仲裁庭,公布开庭审判了此案。被告人姬晓军等均出庭报名参加了起诉。此案已经案件审理结束。

经案件审理查清,被告人姬某军,原系建设银行渭南市支行员工,关键从业ATM机加钞工作中。二零一四年3月28日22时30分左右,姬某军运用职位便捷,在临渭区前进路建设银行营业网点ATM自动取款机机器设备间内,将钞箱中135万余元现钱盗取,当天23时40分许,又在高新园区渭化家属楼物业管理小区服务站西边建设银行ATM自动取款机机器设备间内,将钞箱中63.11万余元现钱盗取。

经金融机构核对,多处失窃现钱额度总共198.11万余元。

被告人姬某军盗取现钱后,将60.62万余元埋在XX环XX沟旅游景区一大桐树下,并通告其老婆李某取走钱,剩下货款被告人随身带放纵。

案发后隔日,被告人姬某军家归属于向建行交还60.62万余元,3月26日向建行交还137.49万余元,总共198.11万余元。

直到今年12月11日,被告人姬某军被公安部门抓捕。人民法院觉得,被告人姬某军运用其出任金融机构ATM管理处加钞员之便,将企业198.11万余元不法据为己有,金额极大,其个人行为已组成职务侵占罪。由于姬某军能如实供述自身的罪刑,系挑明剧情,且想要接纳惩罚,依规能够 从宽惩罚。被告人姬某军亲属已代其向建行渭南市支行退回所有脏款,可酌情考虑给予轻处,一审理处姬某军刑期五年六个月。

涉及到ATM机监守自盗案高发

现钱自助式机器设备(ATM机)日渐变成金融机构现钱业务流程风险管控的关键位置,其加钞清机操作步骤是风险管控的关键阶段。近些年,有几起银行职员或安防公司工作人员运用管理方法系统漏洞窃取现钱。例如据长沙晚报报导,湖南省某安防公司加钞员罗亚奇每一次从ATM机侵吞数千元、数万元的不一,长达一年的作案时间里共侵吞400多万元。

据罗亚奇交待,他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底进到湖南省某安防公司,是一名清机加钞员。二零一五年一月,该安防公司与某金融机构长沙市支行签署了自助式机器设备(ATM机)装卸搬运钞等业务流程外包服务合同书。此后,罗亚奇承担该金融机构在长沙市二十六个营业网点33台ATM自动取款机的清机加钞工作中。

罗亚奇每日的工作中便是把ATM机身剩余的钱取下来,交到安防公司保险库的清算室,随后再把金融机构方案的加钞账款置放在ATM机身。每一次清机加钞的工作中全是和我朋友李思佳一起,李思佳执掌ATM机的锁匙,而他则承担ATM机的登陆密码。工作中一段时间后,罗亚奇发觉,实际上“要是一个人另外了解登陆密码和取得锁匙就可以清机加钞了”。

直至事发,该安防公司和金融机构才知道,原先罗亚奇悄悄侵吞了这么大一笔资产。该金融机构一责任人详细介绍,每日安防公司会去人依照计划书来金融机构拿钱,装车后再给ATM机清机加钞,在企业对完账以后,再带回银行对账。

银行业务每日会提示应收购是多少额度,以后金融机构将额度告知安防公司,她们再依照额度送至金融机构。但至罗亚奇投案自首,“都还没发觉账务错误和异常现象”。

如出一辙,今年三月,我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山东枣庄一银行职员在中国银联三个加钞员的协助下,依次十余次盗取了280万余元现钱。殊不知,280万余元全被该银行职员占据应用,三个中国银联加钞员分文未取。最后,银行职员判刑七年刑期,三位中国银联加钞员判刑拘留三到六个月不一。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我国裁判文书网、长沙晚报